北京积水潭医院

  • 微博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文化 > 正文

医院文化

书记信箱

王澍寰:中国手外科之父

点击数 字体:

王澍寰:中国手外科之父

王澍寰教授是我国手外科专业的创建者,几十年来,他和他的同事们,将这项造福于千千万万患者的手外科,推向世界的先进水平。1965年,王澍寰即已做成家兔断耳再植和临床断指再植,为国内外这方面的专家学者盛赞不已,被称为“美国显微外科之父”的邦厅医生承认,这两项成就在世界上是最早的。1981年王澍寰参加美国第36届手外科年会,他的手外科研究成果,被誉为“走在世界的前列”,同时被接受为美国手外科学会通讯会员。美国手外科学会主席柯迪斯称他为“中国手外科之父”。

学术档案

著名手外科专家。1924年12月生于北京。195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系。历任人民医院外科、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住院医师主治医师手外科主任、主任医师。1982年任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名誉院长。1990年任中华医学基金会第一、二、三届理事会理事,1991年任中华医学会第二十一、二十二届理事会学术工作委员会委员,1994年任中华医学会手外科学会第一届主任委员。先后任《中华骨科杂志》编委,《中华外科杂志》副总编辑,《中华手外科杂志》总编辑。同时他还被聘为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手外科中心客座教授,美国手外科学会国际会员。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他是我国手外科专业的创建者,在手外科的检查、诊断、治疗技术、手术器材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具有开拓性的贡献,特别是对1.0毫米血管吻合技术,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相继完成断手、断指再植手术,这方面的论文有的也是国际上最早发表的。他对慢性骨髓炎的研究与治疗,也有开创性的科研成果。另外在神经、肌腱、骨关节损伤修复与功能重建方面也做了不少技术改进和创新。

他于1978年出版了我国第一部《手外科学》,另外主编专著4部,合编专著14部。获国家级、市级、部级科技成果奖9项,其它奖5项。


他在手外科及显微外科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国内外都有较高的知名度。先后庆美洲、欧洲、非洲、亚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邀请,参加国际学术交流和讲学,为我国手外科及显微外科争得了许多荣誉。

学问之道在于刻苦


王澍寰教授,现在已是国内外知名的手外科专家,所取得的成就也堪称卓著与辉煌,但是,他所走过的道路,却是用他的心血与汗水铺就的。学问之道在于刻苦,他的成就,他的辉煌,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大学结业的前二年—1948年暑期,王澍寰读完了医学系的课程,就开始临床实习了。当时的北京中和医院(人民医院前身),名医如林,蜚声全国,是这些莘莘学子们所向往的地方,很不容易进去。这家医院当时明文规定,凭学校成绩单及面试选取,一旦被接受后需做实习大夫两年,且在实习期间要自付饭费。王澍寰,求知心切,鼓足勇气递交了申请书,在外科仅需两名实习医生的情况下被录用了。从此,王澍寰走上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外科大夫的道路。


纵观古今医学名家,哪能个不是经过一番刻苦的磨练才有所成就的。小时候,谙熟于胸的《孟子》那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盘骨”的名言又响在王澍寰的耳边,他决心用不怕累、不怕苦的精神,去实现自己当一名有成就的外科医生的宏愿。


当时受同在一起工作的一位知识渊博的医生的影响,这位医生,无论严寒酷暑,每天都是早晨5点起床,在楼道里看书学习。谁的学问都不是老天的恩赐,都是刻苦学习所得。从那时起,王澍寰也是每天早5点起床,看文献,写笔记,描绘图谱。早起读书,使他受益非浅,这个习惯一直坚持到现在。


除了从书本学习,他还特别注意向有经验的外科大夫学习。阑尾炎本来是一种常见病,也是一般大夫所能单独论断、单独手术的。但是,他看到一位医生,在手术前能说出该阑尾炎的发病原因、病情程度、确切的变异位置,当打开腹腔时证明果然如此。他能想到人之所不能想,料到人之所不能料,这令他大为钦佩,同时是虚心地向这位大夫学习。受这位大夫的启发,王澍寰对他诊治的每一位病人,都看做是对自己的一次考试,询问、检查、分析、判断,无不认真、细致、术前术中反复对照,术后观察密切。日积月累,临床经验提高很快,对许多常见的或不常见的疾病,者能考虑全面,分析深入,判断准确,治疗得当。


手术是外科大夫治病的主要手段,想成为一名出色的外科大夫就得有出众的手术技巧。他在做实习大夫时,特别注意观察别的大夫的手术,对那些手术做起来干净利落、轻松顺利的大夫,他更是认真学习,看人家手术时,切口大小合适,深部组织显露充分,手中器械运用娴熟,肃离层次清楚,止血准确有效,操作稳准而有序,对这样在精湛的技巧,他详尽地记在心里,并一再地闭目思之,大到手术步骤,小到手术细节,都能犹如电影般历历在目。


自己亲自动手做较大手术的机会终于来了,机会也确实惠顾有准备的头脑。就在王澍寰第一年住院医师快做完时,一天,为一个小孩做腹股沟疝修补术,主治医师站在术者的位置上,拿起了手术刀,忽然向第一助手的王澍寰提出了几个问题,疝修补有几种术式?各种适应症是什么?这一例有什么特点?应该怎么样去做?他都做了十分准确又十分简捷的回答,主治医师把手术刀交给了他,换了个位置,做他的助手。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愉快地完成了这次手术,主治医师不断地点头赞许。之后,手术机会渐多,技术也日臻成熟,成为院内一名骨干的外科大夫。

成功之路在于创新


作为一名外科大夫,要想在新的领域取得新的突破与新的成功,就必须具有开拓进取敢于创新勇于探索的精神,王澍寰就是这样一位不畏艰险敢夺桂冠的学者。


1958年,王澍寰调入北京积水潭医院工作。当时,有大量的手外伤病人入院求治,为了适应社会的需要,医院决定建立专门诊治手部伤病的专业,这一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就落到了王澍寰的肩上,当年他只有34岁。这是当时国内前所未有的专科,他和同他一起工作的年轻大夫,对手外科的专业知识与技术可以说一无所有,就是在国外,也只有美国1945年出版的一本《手外科》。但是,路程是人走出来的,他坚信自己有外科方面的知识、技术与经验,坚信有领导的支持与信任,有同事们的密切配合,一定能够把手外科建立起来,而且一定能开拓出来一条新路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没有多长时间,王澍寰与他的同事们就在手外科这个崭新的领域里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对手外科的检查、诊断、治疗技术、手术器材等方面做了大量的改进和创新。手外科临床技术日渐成熟。国外有30多年历史的手外科能做到的,他们用5年时间都做到了,且有许多新的发展。如根据功能解剖的研究,改进了Littler的示指残端拇化术,使手术操作简便、省时、安全、成功率高;根据新鲜创面细菌学的研究,设计出一整套的清创用设备、手术方法,术后基本不用抗菌素类抗感染药物;对慢性骨髓炎,研究设计出一次扩创清除死骨、一期移植皮瓣消灭创面的方法,大大简化了手术,缩短了疗程。


60年代初,临床上不断遇到一种原因不明的手内肌挛缩症,经他调查研究发现是在不适当的针灸或穴位注射药物引起的,他把这种病的病因、解剖学基础、发病机制、临床表现及治疗方法等研究结果发表在杂志上,为全国各地的医师提供了预防与治疗这种病的参考。从那以后,此病已很少见。此外,在神经、肌腱、骨关节损伤修复与功能重建方面,他都做了不少技术改进和创新。


这里特别应该提到王澍寰对1.0毫米以下小血管吻合技术划时代的研究成果。他从1963年开始研究这项技术,当时国际上也只能吻合2.0毫米左右的血管。为此他倾注了大量的汗水与心血,这么细的血管,用怎样的针去缝合呢?为研制这样的超细无创缝合针线,他骑着自行车差不多跑遍了北京大大小小的医药器材工厂,甚至一些民用的针线作坊,终于研制出土法制作的无创针线,又研制出与之匹配的显微外外科手术器械及手术放大镜。他选择兔耳作为模型,开展兔耳动、静脉的吻合探索,经过无数次实验,花费大量的心血,于1964年末获得成功。在些基础上,又于1965年初取得家兔断耳再植成活的科研成果,接着便是临床上断指再植成功。上述成就分别发表在1965的《北京医学》与《中华外科杂志》上,是车际上发表最早的。


之后,王澍寰与他的同事们又多次成功完成了断手与断指再植手术。其中有些病倒,因为他们有吻合指血管的功底,各条血管吻合得非常好,术后血液循环良好,加之其他组织高标准的修复,再植手的外形及功能,几乎同正常手一样。1991年,在美国手外科年会上做学术报告时,当电影放映到这例手的功能情况时,全场近2000名同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手的功能非常复杂,损伤情况又多种多样,伤后功能缺失情况与治疗后的疗效如何做到科学的评定,国外虽有这样的方法,但检查的方法不合理,采集的数据不可靠,操作繁琐,实用价值不大。王澍寰在这方面也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他与一位表年医生对人手的正常功能做了大量的检查分析,设计出符合实际要求的手功能检查方法及计分方法,并将其制成计算机软件,操作简便、准确、实用,易于推广。


王澍寰从手外科创建之日起,就十分注意积累科研资料和临床经验,光是资料卡片就有上万张之多,在这个基础上着手撰写《手外科学》。1978年这部书正式出版了,1999年又出版了第二版《手外科学》。20多年来,这部书已成为全国各地手外科医生和骨科医生主要学习及参考专著。

医生之职在于爱心


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古人也说:医者,仁术也,是说医生是用他们仁慈济世的一片爱心,给人间降临福祉的。王澍寰就是一位古道热肠、充满爱心,对患者像亲人那样的良医。


王澍寰,从行医学院第一天开始,就立志将自己真挚的情感、炽热的爱心,奉献给那些受伤病折磨的患者,并且从一点一滴的小事上做起。他刚进医院做实习大夫时,就想怎样做才能为伤病的患者减少痛苦。换药,是实习大夫的事,是既脏又累的活,但他并不认为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工作,而是研究怎样揭除敷料使病人少疼或是不疼,什么样的创面采取怎样的措施才能长得快,如何包扎敷料让病人感觉舒适且不容易松脱。几个月后,在病人中就流传开来,“小王大夫换药不疼,伤口好得快”。当时他还在外科做了“如何换好药”的专题介绍。


手术后拆线,更是外科的寻常事,还不是用镊子提一条缝线,剪断一根线,再拔除一根线,病人忍受着拆除一针针缝线的痛苦。当时还是做实习大夫的他,经过反复考虑,改变了沿用的拆线方法。先用盐水棉球将缝线打湿,再用剪刀压着皮肤把每条缝线剪断,再用盐水棉球涂擦愈全伤口及缝线,此时,大部剪断的线圈已脱落,个别留下的已湿软的缝线,稍加提拉即可拔除。病人只感到是在擦抹伤口,并未感到拆线,而线已拆完。这项技术虽小,但受到病人的欢迎,也体现出一位年轻医生对病人的一片真挚的爱心。


王澍寰的浓浓爱心,还体现在他对工作的一腔热忱上,创建外科之后,为了使之健康发展,对这支队伍必须高标准、严要求。队伍过硬,自己要首先过硬。当时他每周有两三次值班,经常是彻夜做急诊,但第二天从未休息过,哪怕是早晨六七点钟下手术台,八点钟照常上班。给他感觉最深的、也是感觉最为美好的,是夜班手术完成之后,愉好看到早晨的日出,看那火红的太阳冉冉升起,看一缕缕阳光照到病人平和安详的脸上,一种令人欢畅的愉悦感也涌入自己的心头,让他感到工作是无比的美丽,做一名为患者解除痛苦、为患者所深深信赖的外科大夫是无比的幸福。

事业发展在于传承


为了使手外科事业得到更大的发展,手外科技术得到更为广泛的普及,王澍寰教授又义无反顾地承担了这一任务。平时以谦虚接物、诚恳待人而自勉的王澍寰,国内同道自然经常往来,所以在他的联系与号召之下,迅速得到各地的广泛响应,于1984年召开了第一届手外科学术交流会,并成立了“手外科学组”,他被推选为学组组长。第二年,又以学组名义,创办了《手外科杂志》。之后,又多次召开手外科学术交流会,多次举办全国性的手外科学习班,在全国范围提高手外科专业技术,起到重大的作用。


王澍寰,他还特别注重对青年医师的培养,乐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带研究生多名,并为全国各地培养了1500多名手外科和显微外科专业人才。他们当中已有不少人成为国内外知名的手外科专家。他在培养人才方面,只讲义务,不计名利。他经常为青年医师修改稿件、设计实验、提供资料,可从来不准将他的名字写进去。比如,他对一位年轻医生关于皮瓣机理的见解给予热情支持,并共同探讨了5年多,不仅给予理论上的指导,而且还经常参加其实验过程,就在这样的研讨中,他们逐渐发现了“阻隔式皮瓣迟延法”,在皮瓣技术上又取得了较大进展。但在发表文章和获奖时,却不让写上他的名字。这种甘为人梯的高尚品德,博得广泛赞誉。


王澍寰教授,以他高尚的医德与精湛的医术,在国内多次获奖,1988年还被授予“北京市有突出贡献专家”的称号。
王澍寰教授,虽已年逾古稀,但身体硬朗,精神矍铄,用他自己的话说:“抚今思昔,更添激情壮志,倍感夕阳无限好,黄昏色愈浓”。

作者: 来源:

下一篇: 点燃创造性思维的火花---与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澍寰对话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