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积水潭医院

  • 微博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报道 > 正文

新闻中心

新闻报道

患者的信任让我坚定决心——北京积水潭医院援藏专家成功完成拉萨市第二例断指再植术

发布时间:2018-09-27点击数 字体:

编者按:

在拉萨市医院的第一例断指再植连续10小时手术之后的第二天,北京积水潭医院手外科援藏专家栗鹏程还没有从疲惫状态完全恢复过来,就又接到一例断指的病例。他不畏挑战,迎难而上,克服高原对身体带来的影响,以顽强的意志和精湛的医术再创奇迹,成功为食指离断的患者接活手指,为患者带来了重新生活的希望。难得的是,在繁重的工作之余,栗鹏程副主任医师写下了抢救的过程和自己的心路历程,让我们可以重温这惊险而感动的一幕。

这个患者是从湖北来西藏打工的侗族小伙子,来西藏刚刚2天就被小型搅拌机把食指从近指间关节水平绞断,肌腱神经血管都是抽出性的断裂,损伤水平广泛,离断指体也有较严重的碾压痕迹。然而比这个更令人担心的是现有的手术条件,医院仅有一台单人显微镜,也就是说只有术者一个人能够在显微镜下操作,助手只能凭肉眼的感觉来配合。这个情况在微小血管吻合时是难度很大的,更何况助手参加工作仅仅两年,没有任何显微外科操作经验,任何一个动作幅度过大都有可能把刚刚吻合好的血管撕裂。

640.webp (2).jpg

术中

最大的挑战来自缝线,我自己带来的显微缝线几乎消耗殆尽,只剩下唯一的一根8-0缝线。这个缝线平时用来吻合腕关节水平血管都稍显勉强,手指近节以远从来就没用过这么粗的缝线。手术前我自己心里也很没有底,接活手指的机会很小,还要不要去尝试,也很动摇,很犹豫。科室里多数医生都已经做好短缩缝合的准备。但手术前患者的态度使我发生了转变。小伙子说:“医生,我相信您,相信您的方案都是为我的利益考虑,无论最终结果是成活还是坏死,我都能接受。”患者无条件的信任,让我尝试再植的决心变得无比坚定,我决定放手一搏。

手术中的难度还是很大的,尽管我短缩了指骨,静脉有条件直接缝合了,但动脉条件很差,两侧指动脉都从近端抽出,延长切口发现指动脉从手掌的起始部位都有损伤痕迹。此时当然也可以采用取静脉移植桥接动脉的方法,但考虑到移植血管较长,容易痉挛、扭曲、卡压,另外人员和硬件条件也不太适合这种复杂的操作,因此我果断地决定从相邻的中指上切取桡侧指动脉,转位过来做动脉的直接吻合。为了获得健康的血管吻合部位,示指尺侧指动脉远端切除到了中节中段,血管口径已经非常细了。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做了血管口的机械性扩张,然后用仅有的一根8-0缝线吻合动脉血管,缝合了5针。由于血管很细,缝线很粗,轻微的抖动都可能造成操作失误,因此缝线穿过血管壁的时候都是要屏住呼吸的,加之高原本身就缺氧,缝每一针屏气时都会感觉胸闷头晕,然后就是心跳加速,放松之后都要深呼吸几次调整一下,然后再继续缝下一针。动脉接通之后,手指的血供恢复了,然后又缝合了三对静脉。手术进行了4个小时,手指的血运一直比较稳定。现在已经是手术后两周,手指成活良好,没有发生过血管危象,患者已经准备出院。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术后

这应该是海拔3000米以上地区的第二例成功的断指再植。这例手术的成功也许有很大的侥幸成分,是一种偶然,但某种程度上也与我坚持不懈练就的扎实的显微技术和顽强的意志力有必然的联系。通过这例手术更坚定了我不畏挑战,迎难而上的决心,这种意志力的锻炼与老一辈手外科专家的培养和传承是息息相关的。听手外科前辈们讲,王澍寰院士将普通的黑色丝线拆成3-4股来缝合血管,跟那时候的艰苦条件相比,我们现在的情况还是要好很多了。这例手术的成功也给拉萨市人民医院的同事们很大鼓励,年轻医生学习显微技术的热情也非常高涨。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接下来我的任务是要培养更多年轻医生学会断指再植,学会神经修复,学会皮瓣技术,即使我离开的那天,也要将显微外科技术留在拉萨,让更多有技术的医生造福雪域高原的患者们。

/手外科 栗鹏程


作者: 来源:

上一篇: 北京积水潭医院总务处扎实做好“十一”期间安全生产工作

下一篇: 【相约守护】手术室里的一天——“相约守护”互换体验日志